分类 万达娱乐 下的文章

  岛内民意海啸打击蔡当局 “讨厌民进党”从口号变选票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蓝绿大翻转”“民进党溃不成军”……对于上周末台湾出炉的“九合一”选举结果,岛内舆论纷纷这样形容。对民进党来说,的确是一场惨败:岛内22个县市长中,民进党从此前的13席跌至6席,国民党则从6席猛升至15席(另1席为无党籍);尤其是一直被视为民进党大本营的高雄,也被国民党的人气明星韩国瑜“绿地变蓝天”。除了韩国瑜带给国民党的提振效应,舆论普遍认为,这次地方选举也是对蔡英文当局投下的不信任票。上台刚两年半,执政无能的蔡当局就挥霍掉曾经的人气,导致“民进党中央带衰地方”。

  这次国民党大胜,韩国瑜被认为功不可没。匆忙上阵、本不被看好的韩国瑜不仅终结了民进党把持高雄市长达20年的局面,他带来的“韩流”溢出效应也提振整个国民党的选情。台湾《旺报》25日称,虽然韩国瑜一路遭对手抹黑、抹红又抹黄,民进党在选战尾声也试图操作“反中”意识形态及悲情牌,最终仍不敌选民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与愿景。韩国瑜这次获胜,关键在于打中选民的心,点出高雄近年面临的经济困境。

  险胜的台北市长柯文哲坦言,“韩流”外溢效应在全台发酵,“我没有被韩流灭顶,已经很厉害了”。据《联合报》报道,韩国瑜胜选后接受采访时表示,“九二共识”就是他对两岸关系的看法,他要做到条条大道通发财、通赚钱,和所有人和平来往、交朋友。

  而民进党惨败,最主要的原因被认为是蔡英文当局两年多来执政无能,民心思变。“民意的海啸,对蔡政府投下不信任票”,台湾《联合报》25日刊发社论说,两年多前蔡英文当选“总统”时,她感性地呼吁人民“擦干泪水”,“迎接台湾的新时代”。两年多过去,她承诺的“新时代”并没有到来,她和她领导的民进党却在选举中遭民意的海啸狂袭。原因无他:民进党政府的傲慢与滥权,已到了人民难以忍耐的地步;而蔡英文对民意的冷漠和无感,则使她失去了作为台湾领导人的正当性。“这次选举,正是对她的不信任投票”。

  近来,“讨厌民进党”已在台湾成为一个响亮的口号。东森新闻25日称,在“韩流”加持的情况下,“全民讨厌民进党”已正式从口号转化成选票。“韩流”的效应只是一个催化剂,更深层的原因,是民进党中央执政表现欠佳。韩国瑜一句“高雄又老又穷”打进人民心中,不只是高雄人民,许多青年在大环境苦闷的情况下,把这4年来的不满发泄在选票上。

  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教授庞建国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这次选举结果清楚说明台湾人民现时最强烈心声,就是拼经济。韩国瑜在这次高雄竞选中只是打出“人进来、货出去、发大财”,这么简单的拼经济口号就足以打动人心。蔡英文当局不接受“九二共识”,以为不要大陆市场,光靠所谓“新南向政策”,也可以为台湾经济找出路。但结果是陆客不来,台湾农产品卖不出去,越来越多的台湾人民明白,没有大陆市场,台湾经济根本没有出路。

  【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雷蕾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派记者 张梦旭 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

  新华社利马11月25日电 应秘鲁国会邀请,11月22日至25日,全国政协副主席马飚率团访秘,分别与秘国会主席萨拉韦里、全国协商组织执行秘书长伊吉尼斯举行会见会谈。

  其间,马飚详细介绍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中国改革开放40年特别是中共十八大以来取得的巨大成就、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一带一路”建设、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等情况,表示中国全国政协愿加强同秘国会和全国协商组织交流合作,为两国关系持续健康发展作出贡献。

  秘方领导人表示,钦佩中国取得的历史性成就,愿学习借鉴中国发展经验,深化各领域务实合作,推动秘中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不断向前发展。

  北京11月25日电 (记者 马海燕)《人文素养特色系列丛书》(以下简称《丛书》)出版研讨会25日在清华大学举行。这套由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人文教育专业委员会常务副理事长何庆潜心30余年研究编写的《丛书》,受到教育界广泛关注。

《人文素养特色系列丛书》作者何庆介绍成书情况。 宋建宇 摄《人文素养特色系列丛书》作者何庆介绍成书情况。 宋建宇 摄

  教育部、科技部、全国党建研究会的领导及全国高校、大中小学和幼教领域的专家学者等120余人参加了研讨。清华大学原党委副书记胡显章、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院长刘建军、吉林省教育科学院副院长徐向东等进行了交流发言。与会专家学者高度肯定这套“丛书”出版的意义,认为它适应了新时代幼儿教育创新的需要,具有很强的社会效益和出版价值。

  该《丛书》作者何庆说,提升全民族人文素质,迫切需要创新德育理论,厚植爱国主义人文情怀和传统文化。大中小幼德育一体化创新建构已提出多年,写书的初衷在于通过《丛书》初步探索下一代的心理建构、思维发展及意识运动规律,希望未来它能走向社会、走向实践。

  《丛书》出版方、清华大学出版社社长宗俊峰说,何庆基于30余年潜心研究,致力于将人文素养培育的重大命题,从厚重到简约,从复杂到简单,形成了这套《丛书》体系。该《丛书》以实事求是惟真、以勇于承担惟善、以劳动惟美的人文认知,对于培育幼儿的人文素养、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刘芳认为,这套《丛书》为建构大中小幼德育一体化课程体系、为推动家园共育的幼儿教育发展,提出了可供参照的理论框架、可借鉴的样本、可复制的经验和可供学习的体系建构。期待人文教育专业委员会能够带着专业团队走进广大农村,让更多的孩子共享人文资源,为全国更多区域提供可借鉴的理论框架与实践模式。(完)

  (改革开放40年·聚侨心)率先来华投资兴业 侨商为何敢饮“头啖汤”?

  中新社北京11月25日电 (记者 冉文娟)当时代大潮涌起,机遇属于把握潮水方向的人。中国实施改革开放之初,海外侨商本着敢为人先的开拓精神,率先到中国投资兴业,饮得“头啖汤”。

  1979年1月,邓小平在同工商界人士谈话中说道:“现在搞建设,门路要多一点,可以利用外国的资金和技术,华侨、华裔也可以回来办工厂。”为了吸引外资尤其是海外侨商资本,邓小平提出了开办经济特区、逐步扩大对外开放的战略部署和新思路。

  彼时的中国百废待兴,投资环境尚不成熟,法制也远未健全。许多外商犹豫观望,不敢轻易迈出第一步。正是海外侨商做了首批“吃螃蟹的人”,为改革开放事业贡献了极为关键的“第一桶金”。

  这份“敢为人先”的闯劲自然不是匹夫之勇。其决策背后既有心系故土的赤子情怀、卓越的商业谋略,也有对中国发展前景的坚定信心。

  1982年,中国第一家利用侨资建立的合资饭店——建国饭店在北京建成开业。中方与美方合资人陈宣远约定,双方合营10年期满后,中方象征性地以一美元购得对方所占49%的股份,饭店全部归中方所有。

  亲历饭店筹建工作的中方代表,原国家旅游局副局长庄炎林回忆起这段往事时说:“陈宣远一腔赤子之心,是真心实意想为中国做点事。”

  1979年,由泰籍华人创办的正大集团联手美国康地公司投资3000万美元在深圳成立了正大康地公司,并于1981年取得深圳市外商投资0001号营业执照,成为第一家在华投资的外商企业。

  时任董事长谢国民回忆,初到深圳时,所住招待所没热水,洗澡只能用热水壶烧水。但在他看来,正因为当时中国不那么繁荣,不那么先进,所以才充满机会。“而且,中国的市场这样大。”

  正大集团带来了当时中国缺乏的技术、资金以及管理经验。而作为最早来华投资的外籍华人商家,正大集团也享受了充分的礼遇,这包括土地、信贷、税收等多方面的优惠及便利。

  事实上,为了鼓励侨商回国(来华)投资兴业,从中央到地方均出台了多项政策措施。1983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加强利用外资工作的指示,指出:“对华侨和港澳、台湾同胞在国内投资给予特殊的优惠。”

  1985年4月2日,《国务院关于华侨投资优惠的暂行规定》颁布。其中规定,“华侨投资者可以选择独资经营,同国营企业合资、合作经营,同集体企业合资、合作经营等方式进行投资。”此外,还规定华侨在经济特区和经济技术开发区以外投资兴办企业,除按中国有关法律、法规执行外,还可享受11项优惠。此后,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的扩大和深入,中国侨商投资政策也调整优化,与时俱进。

  在此背景下,侨商到中国投资热潮兴起,各类企业都兴办起来。数据显示,改革开放之初侨资在中国外商直接投资中占主导地位,占比高达七成以上。除了带来资金、技术、就业机会,他们中的大部分企业都成为了国内企业的标杆。

  在专注华侨华人史研究的学者任贵祥看来,侨商投资热潮兴起,主要在于中国改革开放制定了符合实际的吸引外资政策,且经济规律运行。他认为,海外侨商在华投资获得了高额利润,既推动了中国的现代化建设,也让其居住国获益。

  改革开放40年来,海外侨商在中国谱写了诸多商业传奇,不少侨商大佬一跃成为世界级的企业家。当下,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的号角已经吹响,他们将继续做先行者、实干家,分享中国发展机遇。(完)

  北京11月24日电 (记者 马海燕)在快餐文化、网络文学盛行的时代,严肃文学、传统诗歌还有继承人吗?由《诗刊》社、云南省文联、云南省作协联合主办的“云南青年诗人研讨会”24日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让人看到了诗歌在年轻一代中的希望。

  国内30余位诗人、作家、评论家参与研讨会。大家一致认为,年轻“90后”诗人的加入,为诗人这一群体注入了新鲜血液。

  研讨会上,与会者针对云南青年诗人的创作进行了交流发言。林莽、刘立云等10位评论家还一对一地对祝立根、王单单等10位云南青年诗人代表的作品进行了研讨。与会评论家充分肯定了云南青年诗人的创作成果,也实事求是地指出了他们存在的问题和面临的困境,并提出了针对性的建议。

  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副主席吉狄马加说,“云南青年诗人”作为一个群体受到文艺界关注。其诗歌创作既立足本土,充溢着浓郁的云南元素,又呈现出多元化的审美取向,识别度高,形式内容丰富。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中国诗坛崭露头角,中国作协在年度总结报告中提出“云南年青年诗人群”概念,以此命名这一群体。

  “在当下的云南,作为一个青年诗人应如何写诗?”朦胧派代表诗人之一林莽说,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前有于坚、海南、雷平阳,再有朱零、刘年、王单单等一批优秀诗人不断涌现,如何继承并有别与他人,如何写出自己的特色,如何找到属于自己的创作路径,完成好属于自己的生命经验和文化经验,是问题的关键。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著名诗人臧棣认为,当代诗歌的一个很大的误区是:很多诗人只想着和现实争辩,站在一个臆想的甚至伪造的道德制高点,去审判时代、清算历史。假如诗人的任务仅仅是对复杂的人生进行道德审判,那么诗的力量必然被这种道德幻觉所腐蚀,诗的表达也必然流于一种口号式的空洞叫嚣。“在汉语的诗性表达中,从古到今,我们一直强调‘修辞立其诚’。诗是对世界的肯定,诗是对人生万相的接纳,诗要呈现对生命感受的忠实,诗人就必须要学会和自我对话。”(完)